作文寫早戀,老師很為難?

     18日,成都市小學畢業生考試評卷全面結束。此次考試的作文題是“我想對你說……”沒有限定題材。等到評卷時,一些小學生的作文令評卷教師頗感為難!

(6月20日《北京青年報》)

     評卷教師之所以感到為難,是因為有很多學生在作文中描寫的是“早戀”。比如有一篇題為《我想對你說———河邊的柳樹》的作文,講的是作者在四年級時喜歡上了一個女同學,從此二人常到河邊的柳樹下“約會”,哪知一年后被雙方父母發現,棒打“鴛鴦”。再過一年,二人“擦肩而過,但彼此漠然的眼神證明了世上無所謂永恒!”

     報道稱,評卷教師不能不承認,如果純粹從文學的角度上講,這些文章寫得柔腸百結,文字優美,不能不稱為佳品。然而,由于這一題材的作文涉及到“早戀”這個問題,所以,評卷教師們一般會以題材不佳為由,給出一個“保守”的分數。

     筆者以為,成都評卷教師們這樣的做法很不妥當!

     你的考試本身就是不限題材的,怎么又可以以題材為由給作文評分施加影響呢?本來,不限題材作文應該是作文考試的一個進步,它既反映出社會和教育界思想愈來愈開放的狀況,也有利于從真實的意義上考察學生的寫作能力。然而,成都評卷教師們的做法其實意味著最終是給這次作文考試在題材上設了限,這當然使這次所謂不限題材的考試所具有的積極意義大打折扣。而更不客氣地說,評卷教師們的行為其實是對所有參考學生的一種欺騙———欺騙他們參與了一次沒有履行原定規則的考試。

     絕非危言聳聽地說,我要因此而擔憂他們中本來存在的未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是不是會被扼殺在搖籃中。□蘇立芬

 

(曉航/編制)


(來自:金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