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比納積三十多年的攝影采訪經驗,曾八次采訪英國總統就職典禮,四次采訪羅馬梵蒂岡教皇選舉。他的照片曾獲450枚獎牌、獎狀(其中包括著名的普利策新聞攝影獎)。他告誡攝影愛好者:“不要以為只要用上了廣角鏡頭就能理所當然地拍出好照片。對攝影者來說,拍攝之前首先應該經常考慮在什么場合使用什么鏡頭。我是非常有節制地使用廣角鏡頭的,常以其他各種鏡頭作為補充。魚眼鏡頭只

  在特殊情況下才使用。使用廣角鏡頭,一定要事先考慮成熟,并從它的概念上加以理解,認為使用它可使照片具有更完美的創造性和想象力,就能使你接受新的挑戰,從而提高你的照片的質量。”

  在今天的新聞攝影報道中,記者們確實越來越喜歡使用廣角鏡頭了。因為在他們爭先恐后地圍住采訪對象時,有時也只能用廣角鏡頭。在不能接近被攝主體時,記者們常常高舉相機,使用20mm或24mm鏡頭從頭頂拍照,經過放大剪裁也可以得到有用的照片。使用廣角鏡頭的邊沿偷拍,也是一個不打擾被拍對象的好辦法,因為至少在目前,許多人還認為只有面對鏡頭時才會被攝入照片中。

  有人認為24mm廣角鏡頭是新聞報道的最佳鏡頭的另一個原因,是它的景深極大,可以同時記錄人物與環境氣氛。但須記住,即使是廣角鏡頭,景深也總是有限的,因此,學會使用超焦距拍攝法,比依靠景深有更多的優越性。

  人們常說,廣角鏡頭造成夸張的透視效果,遠攝鏡頭則縮短被攝體的平面。英國攝影家羅恩·斯皮爾曼認為,透視效果只同被攝體與鏡頭的距離有關,并不涉及到焦距,只是因為廣角鏡頭經常用于透視非常明顯的狹隘場面,遠攝鏡頭主要是從遠距離拍攝,才造成了夸張的印象。他說:“如果你分別用廣角鏡頭和遠攝鏡頭從問一距離拍攝,那么透視效果將是一樣的。”

  對于上述觀點,英國攝影家G.L.韋克菲爾德曾通過55mm標準鏡頭與廣角鏡頭的對比來證明過。他用兩種鏡頭在同一視點各拍一張照片,用廣角鏡頭拍的較大視點的照片,顯然與另一張大不相同。初看之下,似乎兩張照片的透視不一樣,然而實際這是一種錯覺。

  如果把廣角鏡頭拍攝的負片的一部分,放大到同標準鏡頭拍攝的負片放大的照片尺寸相同,兩者透視的一致性就一目了然了(如圖6—1所示)。 知道了這一點,在以后的實踐中,我們便可以放心地使用廣角鏡頭而不必擔心會出現透視的改變。·

  關于近距離攝影的問題,韋克菲爾德指出:“廣角鏡頭往往可以在很近的距離 上調焦。例如,24mm平面算起的,實際上如的最近調焦點可近至250mm。由于這一距離是由膠片頭前表面算起,遠不足200mm。在這一距離內物距與像 距之比約為8:1,這與55mm鏡頭在最近調焦距離上 獲得的物距與像距之比大致相同。”因此,韋克菲爾 德認為,“如果不用接圈或皮腔,要把物體的影像拍 得大一些,使用廣角鏡頭并沒有什么優越性。此外, 由于使用廣角鏡頭,鏡頭與被攝體的距離太近而很 有可能使攝影師或相機的影子落在被攝體上面。”這 是必須引起注意的。

  斯皮爾曼認為,使用廣角鏡頭時,靠近被攝體 時用聚焦屏對焦非常容易,在遠距離拍攝時就比較 困難。但如果我們把廣角鏡頭當標準鏡頭用,就不 會遇到問題。對于近攝,靠聚焦屏對焦就像使用普 通標準鏡頭在較遠的距離拍攝一樣方便。在較遠的 距離拍攝,景深往往是很大的,因此,只要靠調整 距離標尺就能很容易地取得清晰影像——判斷上的 錯誤可能要比一面觀看聚焦屏一面調焦小得多。 使用廣角鏡頭拍攝建筑物等,必須使相機保持 縱向的絕對水平,否則近視點會造成劇烈的透視變 化,在照片上使垂直線產生嚴重的會聚現象。在取 景器上這種情況往往并不一定看得出來,只有當負 片放大后或幻燈片投影出來時,這個缺點才較為明 顯。

  實際上,照片上出現線條會聚現象并不是歪曲原 景物,而是一種自然的透視效果。它之所以被看成 歪曲,是因為人們知道一個樓房的垂直線不會會聚, 并希望在不合適的視點拍的照片上看到垂直線都是平行的。然而,適當的會聚現象反而使照片顯得真實c這里有一個很好的例子,在柯達陳列室中懸掛著一幅赫梅爾的柯達大樓的片,看起來好像頂部比底部還寬一些,用尺子量一量照片,結果證明頂部和底部的寬度正好相同,這就說明稍微有點會聚比完全沒有會聚看起來反而更真實.

  用廣角鏡頭拍攝垂直物體,如出現嚴重的會聚現象,則會破壞畫面。一組全都指向同一點的樹(為了把樹頂攝入畫面,不得己把相機高仰,就會出現這種情況),看上去很不自然。L·布朗斯坦提出的解決辦法是:找一個較高的地方,使拍攝者能在接近被攝體中部的高度上拍攝。另一種辦法是向后退,使拍攝者能在不用抬高相機視角的情況下把整個景物收入畫面。為了避免水平線條的會聚,就得使相機的背部,也就是底片的平面與被攝體各條垂線構成的平面平行。

  此外,還可以使用一種能控制透視’的廣角鏡頭,它能配合帶皮腔的專業相機起到提升和橫向移動鏡頭板的作用。用這種鏡頭拍攝,你可把照相機置于同建筑物平行的位置上,而且提升了的鏡頭能把大樓或樹木的頂部更多地攝入畫面。

  使用上述拍攝技巧和運用控制透視的鏡頭,還能減輕廣角鏡頭攝影的一個常見問題:前景部位顯得很空曠。 當然,對付使用廣角鏡頭中垂直線嚴重會聚的一個更容易的方法是,在放大照片時對會聚的垂直線進行一些校正。韋克菲爾德提出:“如果放大機托紙板上的影像表現出從地面拍攝的樓房上有會聚的垂直線,此時應把放大屜子加以傾斜,使相紙上的大樓底部更靠近鏡頭一些。其效果可以直觀地加以判斷,而且放大屜子的傾斜度可通過放在屜子底下的書本的厚度來控制。”

  可能有人會認為,這樣做會造成照片上部和下部清晰度的損失,如果影像是按中央部分調焦的話。但韋克菲爾德指出:“對于任何較大倍率的放大來說,例如5倍或更大,焦深都會大得允許相紙作可觀的傾斜而不致嚴重地損失清晰度,甚至連鏡頭也不用收到最小光圈。如果影像的模糊圈不超過0.01英寸,一個2英寸的鏡 頭與相紙的距離是18英寸,這時,相紙平面的容限為士 0.7英寸。這意味著相紙的后邊與前邊的高低差別可達1.4英寸而看不出清晰度的損失。當然,影像應當按頂部與底部之間的地方調焦。如果光圈收得更小,則可允許更大的傾斜。”

  法國攝影家J.L·西耶夫認為,在廣告攝影中,當被攝場景戲劇性較差時,可以利用廣角鏡頭來突出商品,使它更為誘人。譬如一盤牡壢,用18mm鏡頭可以攝入養殖場的風光。當然,也完全可以用50mm標準鏡頭拍成的照片去拼接,但廣角鏡頭會使前景到無限遠全部清晰,能避免商品與聯想之間的割裂感覺。

  西耶夫通過運用廣角透視、變形、節奏感使普通的風光顯示出很大的魅力,生動地表現出于早地區沙漠的起伏。拍攝遠景和山巒,你會感到那些形狀奇異的云彩是在朝你撲來。用廣角鏡頭在頭項或腳跟的高度拍攝風光,能造成身歷其境的感覺或奇妙的貼近效果。只,要稍微改變一下廣角鏡頭的視點,畫面上的主體就會完全改觀。

  使用廣角鏡頭時,應注意避免它的短處。例如,由于廣角鏡頭的視角很廣,就容易攝入并不想要的景物。而且由于景物在取景器中被縮小了,因而拍攝時往往不易覺察。此外,使用這種鏡頭時,應盡量使自己靠近被攝體,否則的話,被攝體就會顯得很小,浪費了畫面空間。在廣角鏡頭上加濾光鏡時要謹慎。由于視角太大,濾光鏡會使畫面的四角處出現模糊和變暗。有時即使不用濾光鏡,用超廣角鏡頭拍攝的影像,也可能會出現色調從畫面中央至邊緣逐漸明顯地變深。這是因為用超廣角鏡頭拍攝時,進入鏡頭的光線到達膠片邊緣的距離,比到達中央部位的距離要大得多。但也有人認為,恰當的使用濾光鏡,能為超廣角鏡頭拍攝的作品增添獨特的情調。黑白膠片使用的濾光鏡,如橙色和紅色系列,能給作品造成一種奇異的超現實主義的氣氛。這一效果,在使用彩色膠片時更加明顯。但須考慮使用多級曝光的方法,以保證獲得正確的曝光。

  有經驗的攝影家都知道,使用普通焦距的鏡頭,通常只能拍攝出普通的照片。美國攝影家L·布朗斯坦認為:“要能夠拍攝出真正吸引觀眾注意力的照片的一個筒捷的方法,是正確地使用超廣角鏡頭。”他認為,“超遠攝鏡頭由于視角非常窄,最適用于體育運動和野外專題攝影,而超廣角鏡頭則是一種多用鏡頭,它可以用在建筑攝影、抓拍、風光攝影及其他許多場合。”

  美國攝影家M·巴萊和L.賈維茲曾給超廣角鏡頭的概念規定過一個范圍。他們認為:“超廣角鏡頭是指焦距在13、20mm之間,供35mm相機使用的可以產生直線影像的鏡頭。魚眼鏡頭由于特殊的視角原因,被攝體常被扭曲,不能形成直線的影像,所以不包括在超廣角鏡頭的范圍之內。”

  超廣角鏡頭是攝影包中最小最輕的鏡頭,而使用它拍攝出的作品又具有相當的魅力;因而受到攝影家們的青睞。 超廣角鏡頭有許多優點。首先,它有很寬廣的視角。當被攝主體龐大而空間有限的時候,超廣角鏡頭便可以大顯身手了。例如,拍攝者站在屋角,就可以拍攝到整個屋內的景物。但須注意,寬廣的拍攝角度往往會使遠處的景物顯得十分渺小,因而這種技巧最好是用于空間不足的地方。對于超廣角鏡頭的這個優點,L·布朗斯坦有過一個絕妙的表述,他說:“如果在一個具有高大而集中的建筑物的城市中拍攝,你一定會喜歡用20mm的鏡頭。設想一下,假如你站在曼哈頓的第14街上,伸長脖子想要觀賞帝國大廈的頂部,如果用50mm鏡頭從街對面拍攝,恐怕連大廈的一半都拍不下。但如果用20mm鏡頭,就能把從花崗巖大廳到樓頂尖塔的整座大廈盡收鏡中。然而,必須明白,由于會聚線的作用,整個大廈會變得看上去好像是向后倒去。這種效果是能從取景框中看到的。”

  由于超廣角鏡頭的有效光圈小,能在任何光圈值上得到大的景深范圍。’ 超廣角鏡頭能夠向近距離的物體對焦(其最近對焦距離可近至距膠片表面20、25cm),因此,拍攝時有利于強調被攝主體。

  使用超廣角鏡頭拍照,即使相機的位置有較大的改變,遠處背景改變也不會很大,因此,拍攝時有助于選擇前景,只要相機位置稍有移動,前景的內容就會大不相同。

  對于有規則的幾何形狀的物體,用超廣角鏡頭拍攝能使影像變形,并在遠處會聚,產生有趣的效果。 此外,超廣角鏡頭能明顯地強調透視效果,它能加強物體近大遠小的效果,把焦點集中在能夠引導視線進入照片中的被攝主體上。

  M。巴萊和l·賈維茲總結了巧用超廣角鏡頭的一些方法,使用這些方法能夠得到高質量的照片,但卻能避免超廣角鏡頭通常給人帶來的某種不適感覺。

  1。利用畸變作用 人們對于超廣角鏡頭的偏愛或擔憂,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會產生的畸變作用。不論景物是否是直線的,它那種“延伸”空間的強烈的視覺印象,有時是很難控制的。然而,只要善于正確利用,大部分觀眾對這種視覺效果是能夠接受的。賈維茲曾利用超廣角鏡頭的這種畸變作用,用18mm鏡頭拍攝塑料動物玩具,夸張了玩具的形象。他采用柯達克羅姆64彩色反轉片;并有意曝光不足,以使色彩更加鮮艷,使玩具更為誘人。

  2。擴展空間 在拍攝建筑物內景照片時,超廣角鏡頭的特性可以得到充分發揮。但須注意,在拍攝較狹窄的室內的全景照片時,要保持相機的水平,以盡量減少畫面的畸變。因此,即使光線較充足,也要使用三腳架。

  如果加用閃光燈的話,要注意保證燈光能覆蓋住鏡頭所能包涵的所有景物,避免出現暗角。如果天花板或四壁是白色的,可用反射閃光照明。如果室內是全暗的,則可用單燈作多次曝光。在相機后面加一只燈有助于增大燈光的覆蓋面積。用多燈閃光在有3只閃光燈的情況下特別有效。

  3。拍攝動體 超廣角鏡頭強烈的立體效果為拍攝動體提供了有力的技術 手段。它能減弱中遠景中物體的動態,卻同時大大夸張了近景中物體的動態。拍攝時能有意識地考慮到這一點,會使照片產生強烈的動感。

  4.拍攝遠景風光 用超廣角鏡頭拍攝遠景風光,具有視野開闊的感覺.但拍攝時須注意準確配光和防止眩光。由于有大面積的天空,靠單鏡頭反光相機的內測光來 測量曝光,勢必造成嚴重曝光不足。對于超廣角鏡頭來說。最理想的測光工具是一個手持的入射式測光表,因為它可以不受景物中差別較大的反射光的影響。如果用的是自動曝光相機,則需要用曝光補償裝置來調整曝光。

  如使用遮光罩,只要非常小心地選擇相機的角度,也能避開眩光。有時還可加用偏振鏡以保持天空的反差層次。 提高拍攝位置,使相機保持一定的俯角,往往可以消除眩光。也可以將太陽或其他會產生眩光的光源安排在取景框的邊緣部位,利用鏡頭本身的衰變,以減弱眩’光,也可以用手遮住太陽,并使用三腳架或較高的快門速度以避免相機晃動。在消除眩光較為困難的情況下,可考慮在構圖中創造性地利用眩光。 使用超廣角鏡頭拍攝風光,還會出現前景或背景的較為明顯的變形。此時,可用調整相機的角度和位置來解決。另一個需要引起注意的是,超廣角鏡頭巨大的景深范圍,往往會使每一個分散的景物都同樣清晰,而這并不一定是我們所期望的效果。在這種情況下,認真地選擇相機的位置和盡量開大光圈,便能避免這種現象。

  5.使建筑物產生奪張的效果 用超廣角鏡頭拍攝建筑物,能產生戲劇性的效果。明顯的變形使靜止的建筑物帶有運動的氣氛,造成了夸張的效果。

  平時站在地上仰望高聳的建筑物,由于屋頂遠離地面,建筑物的四邊看上去好像很自然地會聚在一起,然而,在視覺上我們還是知道建筑物的外墻是平行的。如果把相機傾斜,建筑物的墻壁便會產生會聚,因此,用超廣角鏡頭拍攝建筑物時,只有把相機垂直,才能拍出較好的效果;或者索性把相機盡量傾斜,少許的傾斜往往會造成一種拍攝失敗的誤解,而大幅度的傾斜反而會獲得一種夸張的效果。

  此外,亮度較低的建筑物會給曝光帶來困難。一般來說,景物靜止不動的話,手持相機用l/15秒或更慢的速度曝光,也是有可能的。由于超廣角鏡頭對影像有縮小的作用,能使因相機的振動而產生的影像模糊減到最小限度。這一特點,允許攝影者使用慢速膠片和小光圈進行拍攝。




                        (來自:轉貼)